2026年世界杯大变革各项争议弊端不断温格支持姆巴佩反对

4年之后的2026年世界杯重返北美大陆,由美国—加拿大─墨西哥三国联合主办──这也是FIFA史上第一次由三个国家联办的大型赛事,届时,世界杯将首次由48支球队参加最后的冠军争夺,可以预计,下届世界杯一定能够吸引到更多的各国球迷,定将是一届热闹非凡的盛会。但是由此带来的弊端和各种争议也不可避免和难以忽视。

虽然号称扩军是为了推广足球与风格交流,但世界杯扩军的主要因素仍旧是「转播营收」。 尽管FIFA是世界上影响力最大、也最为富有的跨国体育组织,但维持FIFA与各国足协运作的关键,却极为不健康地倚赖着4年一度的世界杯收入。

根据估计, 世界杯的各种授权与比赛营收,就占FIFA财源收入的90%──换句话说, 为了维持在全球的影响力与支出力,每4年只赚这一笔的FIFA,必须确保每一次的世界杯都能发大财、一届都比一届带进更多的收入商机。

扩军后的48支参赛球队将以「每组3队」抽签分为16个小组,每个小组交战结果的头两名晋级「32强淘汰赛」。

赛制「3队×16小组」的变动看似合理,实际上却藏着要命的争议瑕疵。 因为在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的小组赛里,当时被分在同一个小组的西德队与奥地利队,就曾在攸关晋级的小组赛最后一场比赛大打默契球,此一事件被后世称为「希洪之耻」,从此FIFA才特别规定小组赛的最后一场比赛必须同步进行,避免同组球队提前算好比赛结果、互相放水打默契球。 但「3×16」改制后,同一小组的3支球队不可能同时比赛,赛程安排也将让后踢球队更有「算球优势」,这不仅让希洪之耻的风险再临,还可能让默契球成为新制常态。

荒谬的是,尽管赛制上的明显瑕疵不断引发民间批评,但2017年1月单方面由执委会投票决定改制的FIFA高层,却一直到2022年12月──也就是卡塔尔世界杯结束了小组赛阶段之后──才发觉大事不妙,而准备把小组赛制修改回传统的「4队×12小组」模式,取12个小组的前2名与各组中表现最好的8支第3名球队晋级32强淘汰赛。法新社最新消息称,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表示,国际足联将重新考虑在2026 年世界杯上引入“48支球队分16 组每组3队”赛制的计划,未来几周内将讨论是实施48支球队“分16组每组3队还是分12组每组4队”的赛制。

「4队×12小组」的赛制虽较不对称,却是国际足球常见的模式(例如欧洲国家盃就是24支球队参赛,从4队制的6个小组选出16强淘汰赛)。 问题在于「4队×12小组」的总比赛场次将一举从64场暴增为104场,这不仅大幅超出「3队×16小组」的80场比赛,更是目前32队制世界杯的1.6倍以上,而这也引发欧洲职业联赛──参赛各国选手们的真正老板──强烈不满。

欧洲各大联赛与豪门球队皆认为,FIFA的世界杯扩军政策是摆明着慷人之慨的「无本生意」,因为参加世界杯的顶尖选手与巨星们平常都是欧洲职业球队在给薪、培训,但扩张的世界杯以及各种巧立名目的国际赛事,却总能以极低廉的成本来取得这些球星的征召使用权,最后造成选手受伤与疲惫,却都得由所属的职业俱乐部概括承受。

过去每逢世界杯大赛年的前后,欧洲俱乐部就得为了调配球员体能而伤透脑筋。 因为在大赛开始之前,不少选手会为了替世界杯保留战力而开始省电模式、或为了坚持参赛而推迟治伤安排。 到了大赛过后,许多选手则会因为一整个夏天的「世界杯紧绷」而气力放尽,他们要不是拖着受伤疲惫的身心归队报到,要不就是错过重要的季前训练,让接下来的新赛季成绩陷入一片混乱。

上述的「世界杯波动」在延后至年底举办的卡塔尔世界杯特别明显,许多球队都担心4年后的北美三国世界杯,将让食髓知味的FIFA进一步压榨球员的精神与体力。

假若4队×12小组的「104场新赛制」定案,世界杯的夺冠队伍将比目前的赛制多踢一场比赛(小组赛3战不变,并增加一场32强淘汰赛),而2026年世界杯的比赛期程,也势必将从本届的29天,进一步延长成至少35天、甚至40天。 这样的场次延展虽然能提供更多的转播收入与观战收视,但大幅增加的伤病风险与选手成本,却也将进一步压缩欧洲职业联赛的盈利机会。

「在本届赛事中,日本与摩洛哥的场上表现,却证明足球发展并非线性单一、还有许多不同的可能。」 因凡蒂诺认为,在合理程度上的世界杯扩军,将能让更多国家的足球文化跃上世界舞台,进而交流、刺激足球运动的进化,而不是所有人都只能模仿、复制欧洲联赛风格的同化打法。

2026年北美世界杯的赛制方案,预计2023年春天才会由FIFA开会决议。 届时,因凡蒂诺也将提出卡塔尔世界杯的结案报告──包括破纪录的全球营收与收视率纪录──并可能提出多项更具野心的改革方案,像是在去年引爆各方挞伐的「世界杯2年一届增量计划」。

一直以来,世界杯与奥运一样都是4年一届,并与欧洲足球总会联盟(UEFA)举办的欧洲国家联合会、南美洲足球协会(CONMEBOL)举办的美洲国家盃交互错开──例如2002年是世界杯年,2004年就是欧洲杯与美洲杯年。

但在2021年秋天,FIFA全球足球发展技术委员会的总监──法国传奇教练温格(Arsene Wenger)──却与FIFA主席因凡第诺共同抛出了「世界杯增量方案」,要把现行的4年一届改成2年一届。 消息传出引发全球足坛的激烈反弹。

在国际足坛被尊称为「教授」的温格主张:世界杯的2年一届方案,是去芜存菁的减法,而非膨胀世界杯的加法。 他认为,后疫情时代的体育活动显示了现代职业足球的过劳与疲乏,许多选手在职业赛季激烈赛程中,还要受国家队征召,千里迢迢地参加各种世界杯预选赛与实质意义不大的国际友谊赛,但这些比赛的精彩度不高、甚至时常成为各国足协敛财的工具,因此久而久之也变得滥竽充数,进而失去了代表国家出赛的意义。

在此理解下,温格认为FIFA完全有理由改制缩短世界杯的周期,例如删除不必要的国际友谊赛事,用更短、更紧凑的赛制来进行世界杯会外预选赛。 相对的,FIFA与各国足协的收入则能从两年制的世界杯授权金中得到更有效的补充,选手们能把精力用在刀口上,职业球队也能避免在赛季中段遭到国际比赛干扰,球迷们也能享受到更多传奇大赛的故事。

但反对意见则批评温格与FIFA的「2年梦想」是离经叛道,像是法国当家前锋姆巴佩就公开质疑:2年版的世界杯将会让大力神盃的「含金量缩水」,呼吁FIFA应该要尊重足球世界的传统,「国际比赛真的太多了,如果球迷们要的是高水准的足球赛,那么要做的不是每2年举办一次世界杯, 而是应该想办法让选手们获得充分的休息。」

「世界杯就是因为每4年一次才特别,」姆巴佩说,「如果每2年打一次,大力神杯也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奖杯。」

「48队世界杯说到底就是为了钱,为了赚更多钱,但足球运动不应该被商业活动牵着鼻子走。」 在卡塔尔世界杯期间,德国的世界杯名将巴拉克也公开抨击FIFA的世界杯改革计划:

「世界杯足球赛是世界上最好、规模最大的运动赛事,但我认为它现在的状态最完美,世界杯最好就是保持现状、不要改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