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地利拒绝为乌克兰学生付学费!奥地利无法对俄气说不!物价高涨但游客热情依旧!

在林茨约翰·开普勒大学,目前有69名乌克兰学生正在学习和研究。然而,政府计划在2023/24冬季学期结束时终止这项“恩斯特·马赫奖学金”,这可能使这些年轻人失去学术前景。

这些学生在技术和自然科学领域表现出色,特别是在人工智能(75%)和社会科学(19%)等未来领域。他们中的六成在暑期学期取得了获得奖学金所需的至少16个学分。这些学生对大学的贡献被认为是“不可思议的”。

然而,政府部门表示,根据欧洲团结义务,该奖学金将在2024年3月4日前暂时继续。尽管一些专家认为,为了解决奥地利的人才短缺问题,应该考虑为这些才华横溢的乌克兰学生提供更多支持。

自从俄罗斯乌克兰战争开始以来,奥地利一直致力于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但实际情况显示这一过程进展缓慢且面临诸多挑战。

尽管奥地利政府采取了措施来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然而仍然有数据显示,奥地利在与俄罗斯的天然气贸易中保持着头号买家的地位。据统计,奥地利仍购买了其总天然气采购量的60%,而40%来自其他国家,例如挪威、克罗地亚和北非等地。这显示尽管政府承诺减少对俄气的依赖,实际采购情况并未明显改变。

然而,奥地利政府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来应对这一问题。例如,他们与克罗地亚签署了液化天然气协议,并开始探索太阳能和风能等替代能源。此外,奥地利也在促进国内的天然气生产,以减少对进口天然气的依赖。目前,国内生产的天然气占总供应的8%。

然而,实现完全摆脱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仍然面临挑战。尽管政府已经采取了措施,但在现有的能源基础设施和技术条件下,要实现替代能源的大规模使用仍需要较长时间。与其他欧盟国相比,奥地利在减少对俄气依赖方面的进展相对较慢。

尽管成本上升和人员短缺给旅游业带来了挑战,但奥地利的旅游企业却迎来了大量的游客。根据奥地利统计局的初步数据显示,5月至7月的过夜人数达到了3950万,这是自1980年以来的最高值。奥地利统计局负责人托比亚斯·托马斯在周五表示:“今年夏季旅游季的上半部分,奥地利的度假需求几乎是前所未有的。”

从1980年的创纪录4000万过夜人数来看,今年5月至7月的过夜人数仅略低于那个历史最高值。与2019年相比,即疫情爆发之前,今年的过夜人数增长了1.7%。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更大,达到6.3%,去年同期共有3716.6万过夜人数。

今年夏季旅游季的前半段,超过三分之二的过夜人数来自外国游客。不过,奥地利人对国内度假的兴趣也仅稍有下降。虽然国内游客的过夜人数减少了2.2%,至1196万人次,但与2022年相比,仍然创下了相应的纪录。

就各个联邦州的发展情况而言,维也纳和下奥地利的过夜人数分别增长了19.8%和10.2%,布尔根兰的增长为9%,旅游重镇萨尔茨堡的增长为8.2%,福拉尔贝格增长了7.2%,上奥地利增长了6.2%。蒂罗尔州的增长率为4.9%,施泰尔马克州的增长率为0.7%。唯一的下降发生在克恩顿州,下降了2%。

总体来说,7月的发展情况表明了积极的趋势。在奥地利的旅游业中,8月是传统上的第二重要的夏季月份。通常情况下,7月的过夜人数占整个夏季的四分之一左右。今年7月的过夜人数为1870万,比2022年的7月增长了4.2%。同样,奥地利酒店业的客人数量也有所增加,增长了5%,达到了556万人次。

就国外游客而言,7月份来自捷克的游客人数增长了15%,瑞士和列支敦士登的游客人数分别增长了7%,德国的游客人数增长了4.7%。然而,作为第二大客源市场的荷兰游客在奥地利的过夜次数略微减少了1.5%。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