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翻46倍欧洲杯这盘百亿生意实在太赚钱了

推迟一年的2020欧洲杯终于开打,与大赛隔别许久的足球迷们拍手称快,看得大呼过瘾。本届欧洲杯原定宣传标语为「Building Bridges(搭建桥梁)」,11座主办城市来自10个国家,成为连接整个欧洲的桥梁。在疫情肆虐一年多后,允许球迷大规模入场的2020欧洲杯,也多了一层额外的积极意义。

然而,疫情也给赛事带来了不小的挑战:限制入场座客率、比赛场地变更等等问题,让人难免会质疑:疫情中的欧洲杯,还能赚钱吗?

自1992年以来,欧洲杯正赛收入从4,100万攀升至19.16亿欧元,提高近46倍。虽然距离2018年世界杯的44亿和19/20赛季欧冠的24亿收入有一定差距,考虑到各赛事的规模和影响力,这仍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数字。

和俱乐部欧战赛事类似,欧足联为欧洲杯增收的一大秘诀是扩军。2016年开始欧洲杯参赛球队从16支扩充至24支(+50%),比赛数量从31场增加到51场(+65%),2008-2012周期增长乏力的问题被轻松解决。考虑到赛事规模增加的幅度,2016欧洲杯收入38%的涨幅甚至并不算出色。

从收入结构上看,转播仍是欧洲杯最为倚重的收入来源,占据着总收入的半壁江山。最近三届世界杯,商业和票务收入的占比从29%逐步提升到39%,意味着欧足联正在改善过于依赖单一种类收入的问题。

此外,2016欧洲杯预选赛阶段也产生了5.07亿欧元的收入,分布在14/15和15/16两个赛季,主要由转播收入构成。

和欧冠奖金分配机制类似,2016欧洲杯参赛的24支球队可获得800万欧元的基础奖。小组赛中每胜场价值100万、平局50万。淘汰赛阶段,从晋级16强的150万到8强250万,再到半决赛的400万和决赛的500万,最终冠军独享300万。冠军葡萄牙收获总计2,550万奖金,亚军法国也拿到2,350万。

上届欧洲杯还向641家欧洲俱乐部支付了1.5亿欧元的团结费,用于补偿赛事对球员的「征用」。其中5,040万支付给「贡献」球员参加过欧洲杯预选赛阶段的俱乐部,平均下来可为每场、每位球员补贴4,193欧。剩余1亿用于补偿决赛圈征用,平均每位球员、每日(包括训练和比赛)补偿5,955欧。英格兰俱乐部合计收到3,833万的团结费,位列各足协之首。

扣除赛事成本、奖金分配和团结费后,2016欧洲杯仍有44.2%(8.47亿欧元)的盈余,作为非营利性组织,欧足联将这笔资金与旗下其他赛事盈余统筹规划后尽数投入到HatTrick基金中,分配给所有55个成员足协,用于支持基础设施投资、教育和草根足球等用途。

相比之下,欧洲杯预选赛阶段的盈利能力就差了许多,2016欧洲杯预选赛亏损了9%(4,620万欧元)。不过有后面正赛的巨额盈余,无妨。

根据毕马威足球基准团队统计,本届欧洲杯11座主办场馆开放容量占比从22%到100%不等。匈牙利的普斯卡什竞技场是唯一开放全部席位的场馆,可供67,000名球迷共襄盛举。剩下的场馆中,阿塞拜疆巴库的奥利匹克球场和俄罗斯的圣彼得堡球场50%的开放比例最为接近。

鉴于绝大部分场馆开放容量不超过50%,票务收入腰斩甚至遭受更大幅度的下滑是可以预见的。好在如今的欧洲杯已不再依赖票务收入,2016欧洲杯票务收入占比仅14%,20年前该比例一度高达44%。

因此,商业和转播权益的出售便显得尤为重要。从招商情况看,欧洲杯魅力不减。欧洲杯官网列出的12家官方赞助商中,只有海信和可口可乐参与了上届欧洲杯。

互联网品牌支付宝、缤客、TikTok、崛起,也代表了一股强劲的新势力,瞄向更有生命力的受众。要知道,上届欧洲杯时TikTok还尚未上线欧洲杯主赞助商一览

在本届欧洲杯B组的第一轮比赛中,丹麦球星埃里克森遭遇心脏骤停,万幸经过及时的救治后情况暂时稳定。虽病症起因尚未查明,但这起揪心的悲剧还是引发了关于欧洲顶级足球运动员工作负荷的一阵反思。

现代足球也是一门生意,为了保证各方经济利益,各项赛事大多采用压缩赛程、加重球员负荷的方式完成对「金主」的承诺。而应国家卫生要求、抱着对生命负责的态度而不得不腰斩19/20赛季的法甲,付出的是巨额转播泡汤的代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