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平:中国女排主教练的压力不是常人可以承受的

资料图:8月15日晚,北京奥运会女排小组赛中国与美国之战在北京奥运会排球比赛馆--首都体育馆举行,这场被戏称为“和平大战”的比赛最后时刻,两名美国选手封死了中国队王一梅的扣杀而以3比2战胜中国女排。赛后,美国队热烈庆祝时,主教练郎平沉默地坐在一旁。 中新社发 任晨鸣 摄

下月初的亚洲杯女排赛后,主教练陈忠和与中国排协的合同将正式到期,要不要让郎平接任他的位置,成为最近一段时间网上热议的话题。

奥运会后,除了和姐姐去了趟香港,郎平大多数时间都在北京陪家人、见朋友,享受难得的休闲时光。昨天中午,郎平起程返回美国。临行前,“铁榔头”首次就会否再度执教中国女排明确表态——“说真的,我从来没有再接手中国女排的考虑。”

“一方面是我真的干不动了。我不是没有当过中国队主教练,那种压力不是常人可以承受的。另一方面,我现在也不年轻了,真是力不从心。”郎平诚恳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陈导带领中国女排八年拿了一次奥运冠军、一次奥运铜牌、一次世界杯冠军,成绩非常出色,特别是连续两次带队挤进奥运会前三名,还没有哪个教练做到过呢!如果忠和身体情况允许,他自己还愿意继续干,他就是最合适人选,这点没什么可怀疑的,陈导的敬业精神和执教能力有目共睹。”

美国女排冲击2012年伦敦奥运会?郎平表示:“我还没有考虑成熟,这次返美后会与女儿讨论一下,再做决定。”不过,美国排协似乎有些坐不住了,最近一个月,他们一直在积极联系,希望尽快与郎平敲定下一个四年的执教合同。

现在郎平给自己制定了一个短期计划,在和美国排协的合同到期前,当个全职妈妈被排在了第一位。除了好好补偿女儿外,下一阶段,郎平最重要的工作是把在奥运会前刚刚注册成立的“郎平基金会”运作起来,尽快促成第一批受伤运动员出国治疗。

“我曾经是一名运动员,在刻苦训练为国争光之后留下的一身伤病大大影响了我的生活质量。像我的膝盖,已经做过七次手术。我女儿从小就知道妈妈不能碰,浑身上下都是伤,不能跟她一起玩。我有时候会自嘲,大家都叫我‘铁榔头’,其实我是一个‘纸榔头’。”郎平无限感慨地说,自己是个幸运儿,有机会通过高水平的手术来改善身体情况。去年,冯坤和赵蕊蕊通过郎平的牵线搭桥,到美国做手术,之后得以重返赛场。但在中国,还有更多需要帮助的运动员,他们为伤病所困,生活上面临困难,郎平希望自己能帮助这些需要帮助的人。

就在临走前,她还专程来到北京康复中心博爱医院看望了前男排国手汤淼(如图)。第一眼见到坐起的汤淼,郎平竖起了大拇指,“你真了不起,你太坚强了!”郎平说,到了美国她一定会多留意汤淼这种病例的最新治疗动态。

虽然奥运会已经结束快一个月了,但是女排队员一直都在北京进行训练,备战于10月1日到7日在泰国举行的第一届亚洲杯女排赛。

中秋节期间,中国女排放假两天,已经离家多时的陈忠和却没有返回福建老家,他依旧驻守北京,只是让妻子儿子来北京陪自己。中秋节恰巧还是陈忠和51岁农历生日,不过,老陈也没有安排特别的庆祝活动,只是赶到北京的爱人为他做了顿可口的饭菜。

陈忠和并不愿意离开女排。“我会服从组织分配。”陈忠和反复强调这一句,“现在我的任务就是全力备战亚洲杯。”【编辑:张中江】请 您 评 论登录注册匿名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